<rp id="ecwqr"><object id="ecwqr"></object></rp>

<progress id="ecwqr"></progress><dd id="ecwqr"></dd>
<tbody id="ecwqr"></tbody>
<dd id="ecwqr"></dd>
<li id="ecwqr"><acronym id="ecwqr"><u id="ecwqr"></u></acronym></li>

<dd id="ecwqr"></dd>

<th id="ecwqr"></th><li id="ecwqr"></li>
  • <s id="ecwqr"><object id="ecwqr"></object></s>
    
    

    • 公眾號
    • 商務合作

    飲酒

    來源:好心情美文網
    關注
    來源:好心情美文網
    我喜歡父親喝酒喝到微醺的樣子。語多而活潑。覺得那時候的父親很可愛,讓我想起小時候趴在他背上,聽他講故事說古今,騎在他脖子上,一米八幾的個頭讓我的頭挨到屋梁,和天空。寵得厲害了,就在他頭上扎發辮,有時候也給他戴我的小帽子,或爬在他肩頭讓學各種小動物……我的舉動總是招母親笑,我喜歡看母親笑的樣子。但母親她厭惡父親喝酒,一看到父親臉紅她就動怒。也許她是覺得父親納言威嚴的樣子有安全感,酒后孩童一樣的父親,讓她失去這一感覺。 父親 覺得有必要緩和這一情況。由于健康的原因,父親雖然不能多喝,但是少喝一點也挺好。我就試探著給母親說父親酒后可愛的話,母親說:可愛屁。 兄姊也反對他喝酒。很反對。 喝大了,我父親就會講他在瑪曲草原15年的教師經歷。有一次只有我們兩個人,他說,那時我在草原工作。我說我知道。他說你不知道。有一年我最好的朋友出車禍死了,當地牧民將他的尸骨運到天葬場,然后天葬師要求他身邊最親的人拿斧頭肢解尸體,這樣那些大鳥才會下來吃。亡者才會得到在天堂的安寧。當時他身邊并沒有親人,只有一個好朋友,是我,喇嘛要求我來做。 父親說的時候,我沒有刻意盯著他看,但是眼睛的余光在這時看到他垂下的頭…… 那時候我還很年輕,但是覺得人生就這么回事,男人追求的什么功名利祿啊,過眼云煙罷了。養活妻兒老小,偶爾做點自己喜歡的事,一輩子就夠了。我不抽煙,也不喜歡下棋打麻將,只有飲酒喝茶讀書的嗜好…… 心下悲涼。還是笑著安慰父親。沒什么,想喝就喝,不要喝多就好。 我喜歡畫畫喜歡閱讀喜歡聊天的父親,那以后的畫作里,背景色一定不再是天藍,而是加入許多大地的土黃色;那以后的閱讀,不再是純粹的消遣,而是找尋另一個世界的通道(或許早已找到);那以后的聊天,在幾近透明的人生智慧中來去尋走。沒有目的,只有單純的對人世善與惡的提點。不加入,淡然游離。 那具在利斧下血肉橫飛但不憤怒不呻吟的肉體;曾經鮮活熟悉能夠站立的身體,瞬間讓父親接近并目睹了人生的真相。 我哥酒量很糗。(噓,不許告訴他嘿)不過微醺之后也很可愛。我忽然在他酒后能夠清晰看到掛在哥哥衣襟上的童年。酒后哥哥眼神清澈,仿佛又是少年時吟唱太陽與夢想,懷抱灰鴿子寫詩的哥哥。我拿我寫的東西給他讀,讀到好的,他就誠摯地說:哥哥自嘆不如啊。然后他就要紙要筆,一盞茶的功夫寫下一首現代詩歌,是譴責達賴的內容。 酒是什么呢?母親說他是“傻水”,好好的人,一喝它就傻了。 對大多數好酒者來說,還是曹操的話,是解憂的圣水。 我只在七歲時喝過。家族聚會,我們喝那時很流行的葡萄酒。姊妹們使壞,灌醉我。我就睡著了。醒來的時候趴在母親懷里,我清楚地記得我和母親是在三爺爺家的廚房。我看母親一眼,就開始大哭。忘了當時為什么哭。總之很難過很放肆地哭了一通……我醉酒的事被姊妹們當作經典笑話傳了好久。不信現在問起他們,他們還會說得頭頭是道。 在才旺瑙乳寫的藏族神話中,酒的來歷是熟墜山間石槽中發酵的野葡萄,偶爾被一個歌手喝到,自此唱到歌里,從此人們知道了有一種使人快樂的水。歌手歌里唱的一個調子被譯成“酒”的藏語發音。 嘗了酒的滋味之后,人們才遇到另一種讓人產生幻覺的東西,那東西叫愛情。 別冤枉了酒。它比愛情實在多了。

    評論

    qq熱線:1104759145 ? 2012-2018 goodmood.c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国产视频免费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