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az5sh"></th>

<tbody id="az5sh"><pre id="az5sh"></pre></tbody>

<nav id="az5sh"><big id="az5sh"><rt id="az5sh"></rt></big></nav>

<progress id="az5sh"><big id="az5sh"><video id="az5sh"></video></big></progress>

<li id="az5sh"><tr id="az5sh"><cite id="az5sh"></cite></tr></li>
<th id="az5sh"><track id="az5sh"><dl id="az5sh"></dl></track></th>
  • 公眾號
  • 商務合作

母親的芭蕉扇

來源:好心情美文網
關注
來源:好心情美文網
母親離開我們已經一周年了,我很想為母親寫點文字,但心里糾結,不知如何去寫……我見父親手里拿著母親曾經用過的一把芭蕉扇,不由得睹物思人,思念之情油然而生,覺得還是寫點吧! 父親手里的芭蕉扇,是去年七、八兩月母親來我這里小住,我為母親買的。那時,盡管天氣很熱,我為父母親配了一臺小型電風扇,但他們很少用,因為他們覺得在地下室住著比較涼爽,不需要動用電風扇,有芭蕉扇就行了。其實,父親從老家帶了一把,父親用著,母親卻沒有,我上街花了五元錢為母親買了一把。我知道母親就喜歡用芭蕉扇,無論是夏天秋天,抑或是冬天第二年的開春,母親的床頭都擱著一把屬于自己的芭蕉扇,別人一般是動不得的,誰動了她的芭蕉扇,母親斷然是要生氣的。 印象中,我從農村中學調進城里,母親也隨著我來了。起初,我們一家四口住在一間租賃的小屋里,每月七十元的租金,一間房子既做客廳,也當房間。中間只用一條布簾隔著,我們住里面,母親住客廳。我給母親買了張沙發床,早上把沙發收起,晚上把沙發放下當床。春秋冬三個季節還能勉強湊合。倘若在夏天,那是極其不方便了。房子的面積小,我們四口人擠在一間小屋里,熱得受不了,我買了一臺電風扇,母親知道了很不悅,居然說我般是動不得的,誰動了她的芭蕉扇,母親斷然是要生氣的。們不會過日子,她竟然不扇我們的電風扇,還說我們是浪費,要我給她買一把芭蕉扇。我依了母親,母親從此將芭蕉扇當作是自己的寶物,一刻不離手,走到哪,芭蕉扇就帶到哪。每當我們使用電風扇,母親便會經常小聲地說:“現在的人啊!就是會享福。”尤其那個“人”字,母親拖著極其難聽的腔調,那聲音極高,但很刺耳!妻子聽了很不舒服。我下班回到家,妻子便會對我說起這事,我竭力勸說妻子,別生氣,母親是刀子嘴,豆腐心,她是一個很傳統的人,苦日子過慣了。有次停電,電風扇失去了往日的威風,母親便拿著那把芭蕉扇,使勁的扇著,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心想:還是我這芭蕉扇好吧!啥時候都用不著煩心。我兒子一把將她的芭蕉扇搶走,母親急了,與孫子打起了嘴官司。母親是得理不讓人的,無論是誰,她都要說上幾句。我知道兒子是在和她奶奶鬧著玩,乘機在一旁觀戰,當然我會站在母親的一邊,替母親打抱不平,說兒子的不是,而后從兒子的手里奪過芭蕉扇,還與了母親。奶奶與孫子之間的無謂的風波就這樣被我平息了。 后來,單位分給我一小套58平米的房子,兩室一廳。母親和她孫子合住小房間。母親睡下鋪,孫子睡上鋪。夏秋兩季,母親的芭蕉扇始終不離她的床頭,尤其是夏天,從早到晚不離手。孫子晚上好睡覺,奶奶瞌睡少,那芭蕉扇在夜里“霹靂、啪啦!霹靂、啪啦!”響個不停,扇個不停。我兒子很厭煩,常常為這事與他奶奶吵個不休。我只好做他們的調解員,一面說服兒子,不必計較,要尊重老人;一面說服母親盡量不要讓芭蕉扇發出聲響,影響孫子的休息。母親很理解我。我特地為母親買了微風吊扇,但母親幾乎不用,堅持用她的芭蕉扇,但沒有了先前那種“霹靂巴拉”的聲音,這芭蕉扇母親一直用了三年,直至我搬了新的住宅,母親回家了將那芭蕉扇也帶走了。 從那以后,我每每回家看望母親,都見那把芭蕉扇放在她的床頭。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即使在天氣不熱的時候,母親照樣把芭蕉扇擱在身邊。我曾經問過母親,母親只是輕描淡寫的笑笑說:“沒事,擱在身邊方便。”我心想:這有什么方便的,天冷就根本用不著它呀!父親也說不清楚,只是以為母親年老癡呆,就隨了母親。父親說:他曾經趁母親不注意,在不用的時候,把母親的芭蕉扇收拾起來,可是母親在床上找來找去找不著就上火罵人,父親無奈只好又拿給母親,還狠狠地說了母親一頓,罵母親“腦子有病”。為此,我曾經埋怨過父親,不要對母親那樣,我很同情母親的心情,理解母親的苦衷。 的確,母親上了年紀,身體不好,腦子有些問題,時常冷暖不分,這是我很苦惱的事。我對母親的遭遇和理解深藏在自己的心里,我多次觀察,發現母親使用芭蕉扇的情景,她似乎對芭蕉扇情有獨鐘,這不僅是因為我給母親買的芭蕉扇,而是母親對其生活的一種特別的熱愛。母親除了在天熱用芭蕉扇扇風涼爽,用來拍打蚊蠅,可是在其他的季節里,她身邊的芭蕉扇還有一種特別的功能,就是用來拍打灰塵和傳遞一種信息。別看母親老了,母親那種勤勞簡樸的性格始終如一。她常常用手中的芭蕉扇,拍打床上的灰塵,父親要是說她,母親就會說“撣撣灰,有什么要緊的。”父親不再理會,由著母親。母親由于身體狀況日漸衰弱的原因,長期躺在床上,她要是有事,就用芭蕉扇拍打床梆,告訴父親她要吃東西或者要上廁,尤其在晚上這樣的動作最常見的,我就親歷了幾次。母親在生病的期間,我曾經回家陪過父親住了一段時間。夜深人靜,我和父親都進入夢鄉的時候,會被一陣陣芭蕉扇拍床的聲音驚醒,我就知道母親有事在喚我們。我便會披衣起床,問母親有什么事,母親說她餓了想吃東西,我只好打開煤氣閥,給母親煮碗面條,母親吃完后,依然是“難為你了,乖乖頭子。”我便睡去,過不了多久,母親的芭蕉扇又拍打著床梆,我就知道母親要方便,于是起床,立刻把便桶拎到母親床邊給她方便,待母親小解以后,母親依然是那句話!我上床睡去,可是沒了睡意,便和父親聊著話,詢問母親是否經常這樣?父親很是無奈,說母親三天兩頭都是如此,拿母親沒有辦法。我知道父親為母親吃了很多辛苦,打心底里佩服父親為兒女承擔了許多的責任!沒有父親的千辛萬苦,母親或許早就就人世間了。 為了報答母親的養育之恩,這幾年每逢七、八兩個月,我都會把母親接到我家過暑天。母親都不忘帶著那芭蕉扇。其實,我給父母配了小型電風扇,但他們幾乎不用,尤其是母親。我深知母親的個性,她根深蒂固的的很傳統思想難以改變,那樸素的思想性格伴隨了母親的一生。我每每坐在母親的身邊,那“噼啪、噼啪”芭蕉扇的聲音,便把我帶進童年的歲月。 每當夏天來臨,我們吃過晚飯,便將家里的竹涼床或春凳早早搬到屋外乘涼。母親忙完了家務活,我們兄弟姊妹躺在涼床上,望著滿天的星星,各自都漸漸進入了夢鄉。母親自然拿起破舊的芭蕉扇,靜靜地坐在我們的身邊,為我們驅趕蚊蟲,時不時為我們帶來清涼的晚風,那“噼啪、噼啪”的聲音如婉轉動聽的催眠曲,給我們溫馨,給我們平安,給我們健康!那時,我們感覺母親芭蕉扇的聲音,十分耳熟,十分親切!那是一種割舍不斷的親情,那熟悉的芭蕉扇聲音一直回響在我們的耳邊,難以忘懷! 去年母親病榻前,我坐在她的身邊,很想再一次感受母親的芭蕉扇能給我一個溫馨,可是母親不能了,她干癟的手臂再也搖不動那小小的芭蕉扇。我望著心酸、心疼,我幾次從母親手里拿過芭蕉扇為母親扇扇清涼的風,希望用芭蕉扇能將母親的病痛一股腦兒的扇走,希望那芭蕉扇能給母親帶來平安! 然而這個愿望是徒勞的。去年農歷八月二十二日的夜里,母親卻永遠地走了,她的床頭依舊放著那芭蕉扇。我仔細端詳著那熟悉的親切芭蕉扇,母親生前許許多多的事情像魚鱗般漂浮在水面,亮晶亮晶的,不免讓我心里泛起一陣陣的痛楚和悲哀! 母親不再用她的芭蕉扇,兒子也不再為母親親手扇扇。只是希望《母親的芭蕉扇》這篇文章,在母親祭日這天,帶去兒子對母親的思念之情! 文∕七月邂逅 作于:2014年9月12日 完稿:2014年9月15日(農歷8月22日)

評論

qq熱線:1104759145 ? 2012-2018 goodmood.c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国产视频免费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