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ecwqr"><object id="ecwqr"></object></rp>

<progress id="ecwqr"></progress><dd id="ecwqr"></dd>
<tbody id="ecwqr"></tbody>
<dd id="ecwqr"></dd>
<li id="ecwqr"><acronym id="ecwqr"><u id="ecwqr"></u></acronym></li>

<dd id="ecwqr"></dd>

<th id="ecwqr"></th><li id="ecwqr"></li>
  • <s id="ecwqr"><object id="ecwqr"></object></s>
    
    

    • 公眾號
    • 商務合作

    小說連載:大河之戀 第一章(上)

    來源:好心情美文網
    關注
    來源:好心情美文網
    記憶中,蜿蜒山嶺生滿藍綠松柏,鷹盤旋空中,緩緩飛過光芒四射的寺院。萬物似煥發無限生機,又顯出某種倦怠。 曾熟悉不已的鏡像,在歲月變遷中趨于冷結,需憑借打不死的野性,開鑿,捧出鮮活的感情,然后任它隨土隨塵。 [caption id="attachment_42073" align="alignnone" width="1200"]大河之戀 大河之戀[/caption] 我要新著自己,完全徹底,投入新的路途。 村莊、林野、大河、模糊的人們,在脆薄紙頁里漸次顯現。 以為難忘的生存慰藉。記憶中,大河沿岸被雷電掏空,沉默的古老楊樹,河畔淺水數不清的鵝卵石,夏日水波影印,村莊清澈,山頭矗立禿鷲。牛羊晚歸,燈火亮起。這些古老的存在,由于接受了時光洗禮,成為理想的一部分,在快速行進的時代,顯得如此緩慢,像是為刺痛而生的一種滯留。 在這里,世俗邏輯被一一遵從,精神歷法也被孜孜追求。 降生于自然山水的靈氣,卻又劈出獨特的記憶程序,雖然顯得孤獨,無人理解,一切確實始于潔白,始于寒冷,始于冬天。 路途荒冷,沒有盡頭,天空撒著雪花,走在從學校往家的路,我如此渴望長大,脫離學校和所處的地方; 天空撒著雪花,外祖父騎馬,送我與母親返家; 城市撒著雪花,我在夜的燈光下謄寫《詩課筆記》; 大河撒著雪花,為外祖父送葬的隊列里,沒有我; 天空撒著雪花,少年伙伴在醫院死去。 按照每一位往生者的意愿活著。視線中,依稀萬物潔白,雪片如同掉了縫線的紙頁,紛飛跌落。 回故鄉的次數實在不多。那次臨行前,在一本書的扉頁,一一寫下電話號碼。因為大雪,大巴車一路顛簸,很晚才到高原上的城。在旅館翻開書籍深藍扉頁,看到第一個電話號碼前,兩個被寫得細長的漢字。念出來,有第一次的記憶,頑固而尖銳。 深夜,推門出來,穿過長長走廊,陳舊地毯掩蓋一切聲音。旅館外,夜像一匹染了色的布,以無邊明亮的白懸掛。長街盡頭燈火寥落。深紅色電話亭料峭,過去,摁熟悉的鍵,發出嘎達聲響,它們陌生,陌生又熟悉,冬夜里背著光源的微弱螢火蟲。 室內,燈光昏沉。隔壁,口音熟悉的人們在大行酒令。酒氣熱烈,順著墻壁進來,我以為那是你,探出頭,夜色托舉燈火,出現無數身影,每一個都是你,又不是,一言不發走出房門。 雪后,故鄉之夜,比任何時候都清醒。 當我在另一處相異土地,明白并不再返回。 記憶牽連,始終深勒著,透不過氣的感性,就留在風雪凜冽,花朵爛漫的故鄉。 曾有母親給出發絲、血肉、骨骼,以及父親無可置疑的覆蓋靈魂,它們在我日漸升高的體征里無法聚攏。 有這樣的一段時間,沒有去用心讀書,缺乏接受世俗教誨的耐性,拒絕跟山頂上云氣一樣蒸騰的同齡人成長。喜愛的文字,已提前將我碎在水中,如鵝卵石沉默。 不具備形體,不印證概念,脫離山川四野,只貪戀躍動和奔流,不知疲倦,每一次到達都是知返。 那是六歲左右,與櫻草走過村梢冰橋。天擦黑,能聽到對岸村落鍋莊舞的喧嘩,火光映紅村莊。 那時,每年冬天,都會和櫻草去跳鍋莊,簇擁在對岸熱鬧人群中,放肆幻聽,做無遮攔不受管、長于大河之畔的孩子。

    評論

    qq熱線:1104759145 ? 2012-2018 goodmood.c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国产视频免费在线观看